all翔all(除翔叶),黄喻
可拆不可逆

半夜爬起来看穷鼠,用光了床头柜半包方巾纸

记录翔黄片段

设定大概是校园,初登场高一富二代拽哥翔x高二好学生交际花黄,因捡钱包生了情缘,不久就开始一个纯情地追,一个假意的跑,到后来跑的人说出了伤人的话,高中的尾巴便是说散就散,一个人读大学去了,一个人出国混文凭去了,但多年后还会相见,某个依旧是纯情地追,管他三七二十一,总比没开始就结束好,另一个却不跑了。

孙翔到美国的第一年经常梦到黄少天,梦里面他们常常拥抱,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,看远方太阳跃出地平线到黄昏以后天地无光。大概是因为环境和语言都那么陌生,黄少天轻快敏捷的话才让人想念,但这时候黄少天却一言不发。四周那么安静,安静到能听见骨骼生长的脆响,听到他的情欲激烈又冷静地在血液里翻腾。十七岁以后个子...

© 四院一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