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翔all(除翔叶),黄喻
可拆不可逆

记录翔黄片段

设定大概是校园,初登场高一富二代拽哥翔x高二好学生交际花黄,因捡钱包生了情缘,不久就开始一个纯情地追,一个假意的跑,到后来跑的人说出了伤人的话,高中的尾巴便是说散就散,一个人读大学去了,一个人出国混文凭去了,但多年后还会相见,某个依旧是纯情地追,管他三七二十一,总比没开始就结束好,另一个却不跑了。


孙翔到美国的第一年经常梦到黄少天,梦里面他们常常拥抱,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,看远方太阳跃出地平线到黄昏以后天地无光。大概是因为环境和语言都那么陌生,黄少天轻快敏捷的话才让人想念,但这时候黄少天却一言不发。四周那么安静,安静到能听见骨骼生长的脆响,听到他的情欲激烈又冷静地在血液里翻腾。十七岁以后个子继续拉长,肌肉均匀优美地潜伏于皮肤之下,手臂似有力拔山河之势,结实有力,伸开手臂将黄少天圈在怀里,一个拥抱就像整个世界。
我喜欢你!孙翔总会在某个时刻迫切地说,带着少年人的热切和冲动。
而这时候黄少天只会用悲悯的目光看向他,沉默像潮水在夜晚漫延过绵长的海岸线。
当孙翔醒过来,金色的阳光透过单薄的白色窗帘在地板上流淌,他眼睛发酸,视线不清,整个世界氤氲在一股朦胧的湿气里,他抬起手摸索枕头,才发现自己哭了。


“你很聪明,但唐昊他们都说我很迟钝,你生气了我也经常不知道,所以你得告诉我,打我骂我都行,但你不要生闷气好不好。”

 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四院一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