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翔all(除翔叶),黄喻
可拆不可逆

【周翔】酷暑 01

AU,私设有
肯定存在ooc,仁者见仁吧
年下,对,是年下
竹马竹马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01

孙翔第一次见周泽楷是七岁,上二年级,他家住城南那边军区住宅楼里,这里不是首都,所谓军人子弟也不是什么牛逼哄哄的什么军二代,也就是个最多以后高考能混个什么同分军人子女优先名额的概念,但是他后来并没有给自己使用这个资格的机会。

那是一片堆在高大的树荫中间的五层筒子楼,小区被矮围墙围起来,南北各有大门,站了警卫值岗。孙翔从有记忆开始就是这么一片地方,他正常年龄入学读书,六岁被送进了那片区的划分的公办小学。城南不算繁华,但有一个新建的教育园区,不少私立小学中学在那里落户,同院子的几个同辈都被送进了私立小学。

孙翔爸爸常年在外,家里只有他妈,当然一门心思放孩子身上,私立小学有其好处,设施好学生少老师管得牢,但是都是寄宿制,她不放心,还是让孙翔读了就近的公立小学。才上小学时孙翔得知了刘小别、袁柏清都要去不同的学校后大闹了一场,他妈还是好言好语劝他先去上几天学,不喜欢就转学。孙翔于是这样不情不愿走进了小学大门。当第一周结束,孙翔再没提过刘小别等人,因为他又多了一个每天跑来叫他上学的小伙伴。

每天早上当孙翔还在喝牛奶就会听到楼底下一个不耐烦的声音:“孙翔!好了没!快点!”

孙翔便会飞速解决早餐,边说边拿起书包往楼下冲:“妈妈我走了!”然后又是一声:“唐昊马上!”

他妈在后面着急:“翔翔帽子!”

“不要了!”

孙翔他妈也只能笑笑作罢,但想到孙翔有了新朋友后不提转学还是颇觉欣慰。

孙翔从不是什么让人省心的小孩,他确实有些小聪明,却不是真智慧,本来就不爱上学,在有了唐昊这么一个朋友之后更是一门心思扑在玩耍上,成绩全班吊车尾,谁能相信,一个一年级学生居然可以考试不及格。数学倒还好,语文听写就从来没过过,考试也是空一半题,本班错字大王,记得上第二节美术课老师发上节课画作,直接念画上的名字,孙翔还因为字结构写得不合理被老师念出了“孙羊羽”这样的名字。

一年级时候流行玩游戏王卡牌,他和唐昊每天放学都要光顾小卖部买五角钱的牌,然后拆了包装趴在地上玩的不亦乐乎。他两因此结识了邹远——一个以八岁高龄进入小学(据说是幼儿园生病好几年,读了三年学前班)的玩牌6到飞起但深藏不露的高手,总是一副乖乖小孩的样子,实地里所有匪头子爱玩的他都不缺。

后来电视上热播起陀螺相关动画,整个小学又掀起陀螺旋风,三人自然争先恐后投入陀螺世界,孙翔在玩陀螺方面展现出了超人的天赋,年纪虽小,技巧却可敢追六年级前辈,被奉为一年级陀螺王,将唐昊、邹远甩在脑后。在这些热门游戏方面邹远和孙祥都显示各自本领,唯有唐昊两者都不是最强,因而常常咬牙切齿,想着自己总有一天要超越这两人,而后来他也的确做到了,又是后来流行起的宠物机,唐昊成为养宠高手,当孙翔的宠物第三次死亡、邹远的宠物第四次死亡后,唐昊竟凭长寿优异宠物夺得王者地位。

孙唐二人堪称老师眼中钉肉中刺,一到上课必上厕所,一到交作业必定忘家里,一说考试必然笔坏了。后来班主任规定上课不许上厕所,但规矩下达后第一天,打铃十分钟后唐昊举起手:“老师!我要小号!”

班主任气急大吼:“都说了不许上厕所!”

唐昊一脸无辜:“我没上厕所,我上小号。”

一片哄笑声中班主任让他去了。孙翔一看得行,紧随唐昊步伐举手:“老师!我要大号!”

班主任一个粉笔扔出去:“出去!都不许回来了!”

邹远在这时安静如鸡地坐在位置上抄着黑板上的笔记,心里一阵叹息,凭借两岁的年龄差鄙视了一下孙唐二人幼稚行为:两个小屁孩。

虽是说两人都是捣蛋鬼,但毕竟年龄还小,做不出什么过分行为,三个人跌跌荡荡,但也平安无事度过了一年级,马上要上二年级。

 

一年级那个暑假,那真是个酷暑啊。

太阳特别辣,合着个火辣椒挂天上,发光发热,还散播着杀戮般的灼辣,一道道光下来,真像是一把抹了辣椒水的刀往身上割,出门一趟,皮都要掉一层。

邹远被他爸妈送去了一个小记者夏令营,含泪与伙伴告别,只剩下了唐昊与孙翔作伴。虽说小孩子身体感应不如大人敏锐,也察觉出了这太阳不同凡响,不太敢往外跑了。

孙翔奔波于唐袁刘三人家中,老觉得玩得不痛快,自然就想着把好哥们互相介绍介绍,某个下午带着唐昊就冲向刘小别家,正碰上刘小别和袁柏清一起看动画,四个人凑在一起,不一会就打成一团。

一个暑假演变成了四个人每天带着装着作业的书包相互串门耍——假借学习之由。

等到暑假将近孙翔才发现自己暑假作业还一字未动,本想赶也赶不完了就此作罢,却被他妈翻出书包里一字未动的暑假生活。暑假最后一周,他被勒令在家里赶作业苦不堪言。

 

而也是这个时候他第一次遇见了周泽楷,那时,周泽楷五岁,准确来说是虚岁五岁。

孙翔家楼上搬来了新住户,赶作业第一天,他妈正在厨房烧鸡,忽然一阵敲门声,孙翔疾风一般冲出房间跑到门口开门。而这一开门他却惊住了,他自以为是他小伙伴前来探访,却不料一个陌生阿姨站在门口,笑盈盈看着他,身后还站了个小孩。

孙翔妈妈也从厨房出来,见着了也是有些惊讶问您找谁,女人却说是楼上新搬来的住户,今天刚弄好来打个招呼,说着端出来一盒糕点,孙翔妈妈立刻笑着让母子两进来。

两个女人寒暄起来,孙翔不感兴趣,倒是眼睛往那阿姨身后瞅,一个留着中长发的小孩怯怯的靠在女人腿边,皮肤白皙,大眼睛一眨一眨,虽是怕生样子却也有些好奇地往屋里望,这一望便正对上孙翔的目光,他惊了惊往后一缩。

好好看!孙翔一下心动,立刻走过去问:“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啊……小孩更是呆住了,孙翔便高兴地又说起来:“我叫孙翔!今年七岁了,你可以叫我孙翔哥哥,你叫什么啊?”

“噗……”女人听着孙翔的话一下笑了,蹲下来:“孙翔小朋友,这是周泽楷,不是妹妹,是弟弟哦。”

一个晴天霹雳把孙翔钉在了原地,他震惊地看着眼前好看的小孩,周泽楷扭扭他妈妈的衣服,踟蹰着,最后还是说出了答复:“周泽楷……五岁了……孙翔哥哥”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(N多年后的)孙翔看着周泽楷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的样子,想:md,越长越回去了,现在还没小时候能说。

评论

© 四院一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