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翔all(除翔叶),黄喻
可拆不可逆

【周翔】酷暑 02

02

 

孙妈妈和周妈妈相谈甚欢,孙翔在一边无聊,想着缩回房间,却被他妈逮住:“翔翔,带弟弟去玩。”

“哎呀。”孙翔一听立马露出了不愿意的表情,心里却窃喜:不用写作业了,便对周泽楷说:“你和我进去玩。”

周泽楷有些怕的甩开了这个主动的家伙,小幅度摇摇头,又贴上了他妈妈的腿,大有一种我绝不离开妈妈的意思,他妈妈便说:“别怕,哥哥带你去玩呢,妈妈就在外面。”

孙翔有些不耐烦了,抓起周泽楷的手就往房间里去,周泽楷倒是不反抗,顺从地跟在身后。孙翔房间里铺了地毯,因为他妈怕他坐在地上玩不舒服。孙翔一进房间就放开了周泽楷,跑到床边箱子里把自己的一堆宝贝都拿了出来,铺在地上。

游戏王卡牌,电动小坦克,遥控直升机,三个陀螺,一把水枪,两把仿真弹珠枪……

孙翔直说坐地上就行,自己一屁股先坐下,一摊手指着这对玩具问要玩啥。

周泽楷也坐下了,刚才的怯生生全被对玩具的期待代替,眼睛闪闪地盯着一堆玩的,似乎不知道选什么。孙翔一看十分得意,开始吹起自己的宝贝。

“游戏王卡牌玩过没?没啊?简单,你看上面这个星星数,越多的越厉害……”

“坦克,坦克见过吧!那有遥控器,按中间这个,往前推前进,往后推后退,也可以往左往右,试试?……晕,电池呢?”

“看我这个陀螺,烈焰神龙同款!我给你表演一个。”

孙翔说得起劲,周泽楷也认认真真看着,坐在地上时不时来一个“哇”的叹服或眼神,让孙翔更是得意,大肆卖弄起自己高超的陀螺技巧。不过周泽楷看了半天似乎一直没找到最喜欢的玩具,有些纠结地靠在床垫边。

孙翔终于拿出了最后的玩具——两把仿真弹珠枪。

此物一出他便学着电视剧里看来的西部牛仔,给周泽楷来了个侧面,两只手拿枪弯曲在脑侧,曲起一只腿的膝盖,低头炫酷一笑,然后突然对准周泽楷,按下扳机同时嘴里发出砰砰的拟声。

孙翔此招一出,周泽楷发出了距今为止最大声的“哇”,他脸泛红,用最最期待的眼神投向了这两把枪和用枪的人。孙翔看出来了,周泽楷对这枪十分感兴趣,便递给了他:“你玩吧,我这个可像真的了。这里面本来有子弹,被我弄丢了,但是还是有声音,我也超喜欢这个,我爸说以后带我玩真的枪!”

周泽楷站起来说了小声说了句谢谢,便从孙翔手里接过了双枪,这两把枪对他来说还有些沉、有些大,但用上力也勉勉强强举了起来。他拿到手里后却似乎一下不知道该干什么,呆呆站在那,舞了舞枪就不动了,一双大眼瞅着孙翔。孙翔便想这确实还是无聊。

想着爬到了地上,要往床里面钻:“你等着,我给你找子弹,肯定就在屋里!”

孙翔爬了一半突然感觉脚边痒酥酥的,回头一看,周泽楷把枪扔了,跟着他也要往床底钻。似乎是发现孙翔盯着他看,周泽楷便解释:“帮你。”

孙翔想了下,也行,指着玩具箱说:“你在哪里面翻,可能掉进去了。”

说完两个人都马不停蹄找起来。

等孙翔妈妈打开门来叫两人时就是看到这一幕——一身落灰,脸手都没落下的孙翔得意洋洋地给枪上子弹,周泽楷一身凌乱也颇为憧憬地看着。

“孙翔!”

孙翔吓得手一抖,刚好把唯二的两颗子弹推进膛。

“你在干嘛!把衣服弄这么脏!快把玩具给我放下出来!——楷楷也和他出来吧。”

孙翔赶紧把手里的枪丢了,对着周泽楷吐吐舌头。

周泽楷的母亲正在大门口,似乎是准备走了,朝他招招手,周泽楷小跑过去。

“来,给阿姨和哥哥说再见。”

“……再见。”周泽楷说,“我还能再来找你玩吗?”

孙翔愣住了,他发现周泽楷是看向他的,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他便笑开:“好啊!以后你就和我玩吧!我知道特别多玩的!”

两个妈妈都笑了起来,周泽楷看着孙翔的笑脸慢慢也露出了笑容。

 

孙祥暑假的最后一周,他带着周泽楷东跑西跑,上午去找唐昊,下午太热懒得出门,两个人就卧在房间里玩游戏,周泽楷没什么玩具,孙翔便把自己的都贡献出来。

家属院后面有座小山,本来是没名字的,后来为了叫便被称为西山。西山上多树木花草,夏来荫荫,还算凉快,晚上常有人散步。孙翔喜欢它,喜欢在上面玩,也带着周泽楷上去,给他摘些不知名的果子,抓来稀奇古怪的虫子,两个人爬上山顶最最高大的树,坐在树丫间,看着那么多阳光透过树叶只零星落在身上。风有多么温驯,轻轻的拂过。

“周泽楷,开学了我们一起去上学吧,我带你抄近道,你几年级?”

“啊……学前班。”

“什么?你还没上小学啊!那我们就不能一起玩了。”

“为什么啊?”周泽楷坐起身来,疑惑又难过的看向孙翔。

“我们又不在一起,你也知道我还有唐昊那些朋友的,肯定是和他们玩,不过我有时间了还是可以去找你。”孙翔玩着狗尾巴草解释道。

“我想读小学。”周泽楷丧气地说。

孙翔想了想,有了一个主意:“我听说有些人可以不读学前班直接读一年级,那个好像叫跳级,要不你也跳级?”

“好啊!”他又高兴起来。

 

孩子就是这样,快乐和烦恼都是风是烟,似乎无影无踪又无处不在,来也快去也快。他们的眼睛是最精细的观测仪,捕捉一切,不管是什么都会觉得有趣,纱窗上瓢虫,墙边的狗尾巴草,夕阳下一滩小小的积水,或者一个闪现的美丽的微笑。

人生最美好的岁月大多在18岁前,普通人最最快乐不过童年的无忧无虑和少年的任性逍遥。

评论

© 四院一鳥 | Powered by LOFTER